新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币圈

钱,印钱人,花钱人

1

 

说一说评级。

要想认识一位笃信评级机构报告的朋友,实在太难。

电影《大空头》里有一出极具讽刺意味的场景:对冲基金经理鲍姆质问一家评级机构的主管为什么要给不合格的房屋抵押债券AAA的高评级时,正在治疗眼疾,逮着硕大墨镜的主管回答说——

如果我们不那么做,那些发行债券的公司就会去找穆迪,我们不合作的话,他们会从我们的竞争对手那里得到他们想要的评级。让人影响深刻的镜头是,电影里评级机构闭着眼睛工作的伟岸形象。

 

 

不过,面对评级机构的刻薄并非是投资者的初衷。市场希望得到的是一个客观中立的评级,这一点始终难以实现。

 

币圈也是这样,披着评级的外衣,总有人收着广告费,行使着它们不该有的权力。

 

这是非典型的春秋笔法。

 

2

 

关于资金,我们处在风声鹤唳的阶段。

 

上周在中国新疆,一家国有投资公司未能偿付一只5亿元人民币的债券,这是政府关联的控股公司首次公开违约。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就这样成为了中国首家违约的投资控股公司,这向投资者发出一个值得玩味的信号——即使是作为财政政策代理人的国有集团,也不能保证继续获得国家层面的解囊了。


 

这意味着,资金的疏导意义非凡。疏导一词的含义是——既要为疏通理清障碍,也要让有限的资金导入迫切需要用钱的地方。

 

8月20日,证监会召集部分券商宏观分析师和策略分析师举行闭门会议,了解市场的看法。股市十年磨一剑,有人比我们还要紧张。

 

甚至连推高企业债务水平的影子银行,也暂且有了喘息的时机。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中国影子银行活动的收缩速度必定会放缓。

 

全民上下共克时艰的重点,是筹钱,筹到钱,筹好钱。

 

嗯,重要的话说三遍。

 

3

 

21日晚间,那些大批被关停的公众号,封停的痛苦,与喊单、 站台、代投、收取广告费用时的某一种激进相比,程度可能并不对等。

 

什么纪念94,什么恶意举报,都是瞎说的,真正的因素前面已经说过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前的中国,需要与“朱门”分食的地方太多,大量的钱,一没去基建,二没去企业,那就只能且必须被定义为浪费了。

 

举债往往给本届政府带来政绩,而偿债责任大多留给下届政府或寄望于上级政府救助,举债权利与偿债责任脱节,“重借轻还”倾向支撑着快跑的能量消耗,如今事实就是许多地方融资平台已没有多少余钱。

 

是可忍,孰不可忍。

 


4

 

金融市场普遍喜欢“牛”,但中国却不喜欢正在风行的新词——“灰犀牛”。“灰犀牛”指的是那些在爆发之前已经有明确迹象显现,发生概率较大,但易被忽视的潜在危机。

 

当下的问题是,伪专家、学者太多,泥沙俱下的情况频频出现。这导致“谈币色变”,围堵虚假概念要耗费太多难以承受的精力。

 

一面在宣传普及去中心化,一面又在享受中心化的便利和特权,这成了某些时候打量某些面孔的图景。

 

真的到了,该正本清源的时刻了。适度的监管是好事,框定边界和制定规则让投资者能看得到自己与海岸的安全距离。只有这样,才能更放心的迈开步伐,牛市才有托底的保证。

 

 

适度监管和监管、不监管,是三件事。这就像大桥上的栏杆,少有人搀扶着走步,但有与没有,心理感受区别极大。

 

为行骗推波助澜的自媒体们,透支着公众的信任,破坏了行业的价值,适度管控也没有什么不妥。

 

这是一个和钱有关,和印钱人、花钱人也有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