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搞笑

“范进中举”里的搞笑情节,揭开明清两大生活真相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范进中举”里的搞笑情节,揭开明清两大生活真相

朝文社 我们爱历史 2020-06-18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探究

视频

辟谣


作者|我方特团队张嵚

字数:2541,阅读时间:约7分钟


在中国古代的社会各阶层里,屠户一直都是“身份较低”的存在。比如在《庄子》《说苑》等典籍里,就有不少对屠户们的“鄙薄”桥段。但清代小说《儒林外史》里的胡屠户,却是个绝对的例外。
一部嬉笑怒骂的《儒林外史》里,“胡屠户欺负女婿范进”的桥段,是“范进中举”故事里的知名亮点。不过如果说起身无功名的老童生范进,被胡屠户欺辱还有情可原。那么待到范进中了秀才后,“挨欺负”的遭遇却也压根没变。刚中了秀才,就被胡屠户骂“现世报穷鬼”。后来找胡屠户借钱考举人,又被胡屠户“一口啐在脸上”。考完回来后,还被胡屠户“又骂了一顿”,简直是被“花样欺负”。
那么问题来说,都说古代屠户“身份低”,可已是“范秀才”的范进,怎么照样被“屠户岳父”欺负到惨?其实,只要结合下《儒林外史》的创作背景,即明清年间的真实历史。这奇怪一幕,也就很好理解。

首先一个原因是,看似“地位低”的胡屠户,放在明清年间的社会里,却是响当当的“有钱阶层”。

明清年间,是中国古代商品经济大发展的时代,特别是“吃肉”这事儿,更在民间大范围普及。且不说达官贵人,以《沈氏农书》等资料记载,赶上风调雨顺的年景,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长工们,也能做到“夏秋一日荤,两日素……春冬一日荤,三日素”。

至于日常的肉食消费,那更是越发火热,明朝学者谢肇淛曾出席一位监司官的饮宴,不过是三桌宴席,竟然就用了72只鸡和150斤肉。当时作为“珍品”的鹅,有钱人家办一次宴会,动辄就要杀30多只。达官显贵们的宴会,那更要云集“熊掌”“猩唇”等奇珍肉类,普通猪肉也“动及千数”。传教士利玛窦参加的明朝“官僚圈”宴会,每顿都堆满大量肉食,甚至“桌子压得吱嘎做响”类似的宴会,每次都“举行一个通宵”。
如此《儒林外史》里,“范进中举”后跑来攀交情的张乡绅,“一年就是无事,肉也要用四五千斤”。这奢靡风气,当时也“流行”到民间。东南经济发达地区的“中人之家”,办宴会时也追求奢靡。甚至“一会之费,常耗数月之食。”
这样的风气下,供应肉食的屠户们,当然也成了“刚需产业”。屠户们的收入,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就以胡屠户骂范进的原话说:“我一天杀一个猪,还赚不到钱把银子”。这么算下来,胡屠户一年收入是36两银子。可别小看这数,明代正七品县官,年收入也就四十五两白银。参考《三言二拍》等明代小说就更知道,在明朝花五十两银子,就可以买套低档次房产。“独占花魁”的卖油郎,一年也就攒个二十两银子,胡屠户的收入,真心不少。

而且就这“高收入”,胡屠户也很可能是“打了埋伏”。明代经济学家,万历年间的内阁大学士于慎行就估算,在北京这类“肉食消费”火热的大城市里,从事“屠户”“盐酱”等行业的生意人,家产都往往是“千万之资”放在《儒林外史》的世界里,当然未必赶得上“北京屠户”那样有钱,但看看张乡绅之流“肉也要用四五千斤”的消费水平,就知生意兴隆的胡屠户,腰包显然比普通百姓“鼓”得多。
对这,胡屠户自己也十分自豪,比如范进中进士时他就说“比如我这行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面前妆大?”欺负你个“范秀才”?很正常!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中举”之前,范进的这个“秀才”身份,别看也是朝廷功名,但实际上,却是严重贬值。

其实,在明初的时候,秀才这个身份还是十分显贵,不但享有“免赋税劳役”特权,而且还有优厚钱粮补贴。但发展到明朝中后期时,这优越地位已经一落千丈。一方面是社会经济变化快,秀才们的那点“补贴”,早已远远不够用。仅明末贵州一地,请求赈济的“穷秀才”,一度就有八百多人,而北京的秀才们,一年至少要挣五十两白银,才能维持基本生活。

说到这里,可能看过前文的朋友会奇怪,明朝县令一年的“基本工资”也就是四十五两白银,怎么“北京秀才”一年要挣五十两才够糊口?要是只为生活,也许还够用。但作为秀才,只要还想“往上考”,那就得往里搭钱,日常应酬自然少不了。明清年间的教官们,更喜欢“科敛贫生,媚人肥己”,把这些满怀“功名梦”的秀才,当成自家的提款机。外加读书应考,每年费用不菲。

许多明清年间从科场“杀出来”的名人们,说起早年的“秀才”人生,那都是说不尽的辛酸泪。比如明朝名臣杨继盛,做秀才时借住在寺庙里读书,由于吃的太差,以至于“夜尝缺油”。晚上冻得睡不着觉,“腿肚常冻转”,就只能“起而绕室疾走”。唐文献做秀才时“每至岁残,则有贫奢奔波之苦”。这几位,还都算是后来“摆脱贫困”的幸运儿。

明末的大多数州县,“穷秀才”往往占到当地秀才数量的一半以上,至于“贫不能葬,身无完衣”。就是明清“穷秀才”们的常见景象。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读书人倘若没有别的谋生手段,就靠“读书”过日子,还一个劲往科场上奔,可不就得穷得叮当响。以至于范进的老婆都“不知猪油可曾吃过几回”。对这样的秀才女婿,胡屠户也当然有底气开骂:“替你寻一个馆,每年寻几两银子,养活你那不死的娘和你老婆才是正经”。
当然,面对“秀才女婿”,胡屠户可以骂得这般底气十足,面对“举人女婿”,那可就不同了。
古代读书人阶层里,要论泾渭分明最大的,那就是“秀才”与“举人”。做秀才的顶着功名,但温饱都成问题,但只要中了举,那就是一步登天。虽然“举人”比起“进士”来,依然差得远。但放在地方州县,那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举人们不但特权更大,而且有做官资格,更可“请谒有司居间”,简直有权又有钱。别看高官基本做不上,但“为暴于乡里”却很轻松。
以明朝学者陈益祥的叹息说,只要一个人中了举,那真是各色人等都来投奔,送钱的送地的求在身边当奴仆的,全是一抓一大把。就算是“不得入官,便足自润”。也就是不用当官,就已经是当地的“上等人”。类似记载,在“范进中举”桥段里,都变成了生动场面。
看过如此“威风”,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面对中举的范进,胡屠户立刻把脸一变,花样吹捧“贤婿才学又高”。范进“拜谢”了他,他就“再三不安”。一看张乡绅来了,立刻“忙躲进女儿房里”。就算屠户再有钱,面对有钱有权的举人,也不是一个等量级啊。
当然也就更可以理解,为什么明清年间的“范进”们,哪怕老娘“饿的两眼都看不见”,“家里没有早饭米”,拼得倾家荡产也要继续考。一不留神中了举后,会直接高兴得疯癫起来——“中举”的巨大诱惑,封建社会名利场上的“香风”,实在是太诱人了。
一部《儒林外史》,写下的不止是世态炎凉。更有忍俊不禁的情节背后,古代真实的社会生活百态。以这个意义说,它不愧是一部叫人击节叫好,笑过有深深沉思的不朽名著。
参考资料:陈宝良《明代社会生活史》、长安街读书会《明清时期的家庭食物消费》、刘昭平《明代的工资、物价、及税收》、杜车别《明冤》、王雨森《儒林外史 里的百态生活——胡屠户的智商》、轩老师谈教育《范进中举:带你认识不一样的胡屠户》、谭伟民《回到古代苏州过日子》

往日文章精选:

战争史上有哪些胜局已定,却被反杀的战役?

同样的季节同一个赤壁,精通兵法的曹操为何没有先想到使用火攻?

有在看吗?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我们爱历史 微信二维码

      我们爱历史 微信二维码

      我们爱历史 最新文章

      “范进中举”里的搞笑情节,揭开明清两大生活真相  2020-06-18

      负重前行的爸爸,父亲节这样为他“减负”!  2020-06-18

      刘邦明知道自己死后戚夫人会遭吕后报复,为何不立戚夫人为皇后?  2020-06-18

      战争史上有哪些胜局已定,却被反杀的战役?  2020-06-16

      牙黄口臭?早晚咕噜几下,牙齿被“搓澡”!口气是蜜桃味的!  2020-06-16

      同样的季节同一个赤壁,精通兵法的曹操为何没有先想到使用火攻?  2020-06-16

      宋太宗的一笔“败家投资”,让大宋赚足全世界的钱  2020-06-16

      刘邦的大谋士郦食其曾为他献上一计,被张良称为亡国之计,这是怎么回事?  2020-06-16

      岳飞蒙冤六十四年后,这位岳家军老将再度令金人胆寒  2020-06-16

      年薪68万,人才缺口30万,这个神仙职业今年太火了!  2020-06-1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