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推荐

【今日推荐】下行中的结构性亮点在哪?—评2018年12月经济增长数据

蒋冬英    兴业研究分析师

李苗献    兴业研究分析师

鲁政委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第四季度经济增速降至十年新低进一步确认经济下行,同时领先指标显示未来经济下行压力不减。在经济下行周期中,服务业及战略性新兴产业将引领经济增长。具体表现在:

服务业方面:当前经济结构服务化,第三产业对GDP累计同比贡献率上升;在规模以上企业中,服务业企业营收状况好于工业企业;同时居民消费,服务化倾向加强。

新兴产业方面:一方面,新兴产业整体表现优于非新兴产业。但另一方面,对外部环境依赖度较高且处于中美贸易摩擦核心区的新兴产业发展面临一定挑战。

固定资产投资、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

2018年12月工业增加值同比5.7%,前值5.4%,市场的预期值为5.3%,我们的预期值为5.4%。固定资产投资同比5.9%,前值5.9%,市场和我们的预期值为6.0%。社会消费品零售同比8.2%,前值8.1%,市场预期值为8.1%,我们的预期值为8.2%。第四季度GDP同比6.4%,前值6.5%,市场和我们的预期值为6.4%。

2018年第四季度GDP同比6.4%,创十年新低;同时,名义GDP同比8.1%,较第三季度下行1.5个百分点,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对此,在经济下行周期我们需关注增长的结构性亮点。

一、增长的结构性机会之一:服务业

首先,从三大产业观察,服务业将主导增长机会。2018年GDP累计同比贡献率中,第三产业贡献率为60.8%,较去年同期上升1.3个百分点;而第一产业及第二年产业则分别贡献4.0%和35.8%,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0.9和0.5个百分点。由此表明,2018年我国经济增长的“服务化”趋势仍在强化。12月服务业生产指数较前月回升0.1个百分点至7.3%,全年累计增长7.7%,高于同期工业增加值1.5个百分点,参见图表2。

其次,从企业部门观察,在整体企业营业收入下滑的情况下,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表现优于工业企业,1-11月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累计同比增长11.5%,高于工业企业营业收入累计同比增速2.3个百分点,参见图表3。这意味着,从事于服务业的企业获得投资回报率显著高于制造业。

最后,从消费者部门观察,2018年1-12月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7.8%,较2017年下滑0.5个百分点。居民收入增长乏力拖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较2017年下滑1.2个百分点至9.0%,为2003年以来的最低值,参见图表4。需要注意的是,社零增速快速下滑与居民消费“服务化”趋势有关。

二、增长的结构性机会之二:新兴产业

战略性新兴产业是以重大技术突破和重大发展需求为基础,对经济社会全局和长远发展具有重大引领带动作用,知识技术密集、物质资源消耗少、成长潜力大、综合效益好的产业。2018年受国内外环境影响,相比于传统产业,新兴产业表现出下行但仍保持相对优势的特点,具体而言:

一方面,日韩经验表明,经济转型通常在增速放缓期完成,当前我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期即产业新老更替阶段。在这一阶段,新兴产业因具有更为广阔市场同时受益于政府支持,其发展前景更为广阔。其中,从服务业内观察,1-11月战略性新兴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4.9%,高于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3.4个百分点,参见图表5;从工业产业观察,在外部环境收紧的情况之下,2018年我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2%,增速较2017年下降0.4个百分点。其中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比增长8.9%,增速较2017年下滑2.1个百分点。

但另一方面,在外部环境收紧的情况之下,新兴产业发展面临一定挑战,具体表现在战略性新兴产业PMI指标下行,参见图表6。受益于采矿业增加值回升,12月工业增加值较上月回升0.3个百分点至5.7%,但制造业工业增加值仍处于下行通道。其中,分行业观察,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技术密集型行业如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活动显著放缓,12月工业增加值同比较前月下滑1.8个百分点;此外,通用、专用设备制造业同比增速均出现较为显著的下滑,参见图表7。

进一步从投资活动观察,为对冲经济下行压力,我国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均边际转向偏积极与宽松。在“宽财政”和“宽信用”的双重作用之下,基建投资企稳回升0.1个百分点对冲房地产投资下滑0.2个百分点,1-12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稳定在5.9%的水平,参见图表8。回顾2018年,制造业投资大幅回升成为投资数据中唯一的亮点。具体而言,2018年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9.5%,较2017年回升4.7个百分点。

分行业观察,从已公布的数据观察,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专用设备、金属制品业等成为制造业投资回升的主力,而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汽车投资回落则分别拖累制造业投资回落0.5和0.2个百分点,参见图表9。相对而言,资本和技术密集型行业投资呈两头布局的特点,即部分为增长来源如专用设备、电气机械及器材、通用等;而部分为拖累来源项如计算机、汽车。其中,从拖累项看,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全球生产链或在部分行业已现象,如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及汽车等行业;从增长项看,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较小同时对外依存度较低的资本技术密集型行业投资增长较为迅速。

综上,无论是服务业还是制造业中,新兴产业均为增长的结构性机会。但需要关注的是,位处中美贸易摩擦争端的新兴产业尤其是对外部市场依赖度较高的新兴产业易受外部环境掣肘。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注册兴业研究APP,获取更高研报阅读权限